香港為本體所在地。
最近由賣字民工轉職為中環打雜,還是不時要與文字打交道。
仍然愛向人囉嗦自己喜歡的電影音樂書本等作品。

Exile。流放地。
離群索居的清靜之處,不必為賣帳而寫。
但其實我名字叫Crystal。哈哈

最後我們成為了無所不談的好友。

回想我曾喜歡過你這麼久。

站在你的身邊,在演唱會裡聽著歌手演唱那些關於單戀的歌,感慨著命運的玄妙。

如果我們曾在早年相愛,相信沒可能在認識十數年後還能並肩而唱,唱著一首首讓我們流淚的歌。

謝謝你沒有愛上過我,令我用另一種方式更長久地保存這份感情。

2005年的一首歌。

一直都喜歡音樂,那一年開始為會考備戰,成績突飛猛進。父親一直囉嗦我總愛聽著歌溫習,不能集中精神,但在同年送了我一台MP3機。

在自修室裡溫習的日子,總是一邊塞著耳聽歌,一邊做筆記。

基本上週一至四晚,都是溫習到自修室關門才回家,唯有週五會踩著夕陽回家吃晚飯。

自修室位於海邊,推門出來能夠看到夕陽落在海上照出一片金黃色的閃爍。

有很長一段時間的週五傍晚,我都喜歡聽著這歌,吹著海風走回家。

"Sophia"

5 o'clock and a fire escape symphony,
Spilling out across the road and...

在準備狂歡的週五來首踩點上癮的歌曲。

"Seven Nation Army"

I'm gonna fight 'em off
A seven nation army couldn't hold me back
They're gonna rip it off
Taking their time right behind my back
And I'm talkin' to myself at night
Because I can't forget
Back and forth through my mind
Behind a cigarette

And the message...

綠油油的養眼睛。😊

認識Zella Day是因為她翻唱了Seven Nation Army. 但我並沒有因為這歌而注意她,畢竟個人覺得The White Stripes的版本才讓我聽得過癮。

後來偶爾聽到East Of Eden的Remix版,聽著重拍讓我能夠逐漸集中精神,戴著耳機就能和外界劃開距離,專心工作。

聽著這歌做報告做了快一週,還不膩。

十多歲的時候喜歡的幾乎清一式是美國的樂隊。

浮燥的年紀,需要激動的歌聲和狂野結他聲來撫平我內心的無明火。 

Coldplay的唱片買是買了,但放在唱片架上一直封塵。

直到十多年後的一天晚上,自己一個到戲院看Boyhood,電影開場就放著Coldplay的Yellow,才莫明地著迷,,回頭聽他們的歌。

大概真的要走過一些事情,多了一些閱歷,才會懂得欣賞某些音樂。

"Tears stream down on your face, I promoise you I will learn from my mistakes. When you lose something you cannot...

不止一次分享Ludovico Einaudi這個鋼琴家的作品,我也不止一次練習他的鋼琴曲。

他的歌一般都不算難彈(起碼我接觸那些都不難彈),可是他有能耐用極簡單的旋律來做出非一般的張力。

Nightbook這歌不難彈,可是真的會越彈越嗨,因為張力很強,聽著聽著心跳會越來越快。

一直都覺得命運辜負了陳曉東。

長得又帥又可愛,歌也唱得很好,可是他出道以後被各種與他或直接或間接受到各樣醜聞纏身,而且每宗都幾乎是致命性的。

然後他離開了香港。

若干年後他接受訪問,他說他有好長一段時間無法再回到香港,這裡有太多不堪的回憶,讓他找不到存活的空間。

回到歌,迷你不是一首主打歌,當他都已經在香港消失以後,身邊有個朋友陷入苦戀中,陪他聊電話,他不斷循環放的歌就是迷你。

一看歌詞,才發現這歌說的其實是暗戀。

喜歡一個人,喜歡得不自覺地模仿他的行為。抽他抽的煙、找個理由把東西放在他那邊,明明記得自己把東西留在他的車上,卻又故意不把東西帶走,只為了製造一個再見的機會。

那麼傻...

我一直在往前走。

想要走近你一點、再近一點。

最後發現走不到你的身邊也沒關係,只需要抬頭看見你所在的那顆星在夜空中閃耀,就能給我安慰。


郭頂 

水星記
作詞:郭頂
作曲:郭頂
編曲:郭頂

著迷於你眼睛
銀河有跡可循

穿過時間的縫隙
它依然真實地
吸引我軌跡

這瞬眼的光景
最親密的距離

沿著你皮膚紋理
走過曲折手臂

做個夢給你
做個夢給你

等到看你銀色滿際
等到分不清季節更替
才敢說沉溺

還要多遠才能進入你的心
還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咫尺遠近卻無法靠近的那個人
也等著和你相遇

環遊的行星 怎麼可以 擁有你

這瞬眼的光景
最親密的距離

沿著你皮膚紋理
走過曲折手臂

做個夢給你
做個夢給你

等到看你銀色滿際
等到分不清季...

總覺得我的歌單洞悉日夜。

晚上一個人在工作間裡放著隨機的時候,它給會給我放一些適合深夜聽的歌。昨晚偶爾聽到台灣獨立樂隊先知瑪莉的星夜裡的人。

上週剛去完台北旅行,人的步調比起香港不止慢了兩個節拍。

坐在貓空的茶館裡揮霍了一個下午,和朋友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不著邊際,時間好像突然被放慢。

突然明白為什麼文青都喜歡台灣。

在香港的生活急急趕趕匆匆忙忙,有時候不禁在想,忙得像頭陀螺又為了些什麼。

「慢」在這裡基本就是原罪。

晚上聽到這歌,想起上週陪朋友在旅館樓下抽煙,靠著老舊的牆壁看著身邊一個個人騎著單車走過。

沒有聊天,把煙抽完就去便利店買瓶茶。

這種普通的安靜在香港是一種奢侈。

© Exile | Powered by LOFTER